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合作加盟 官方微信
善隆国际期货-官网|国际期货(外盘期货)交易服务商 善隆官方微信號 环球資訊快掌握
开立账户
香港期货交易所授权许可编号: 新湖国际AYV774 AAG657富士商品

善隆国际期货-官网|国际期货(外盘期货)交易服务商

善隆国际期货 > 财经资讯 > 专家点评 >
开立真实账户 交易软件下载

24小时在线客服
免费客服热线

16562326216

做交易,知识和逻辑缺一不可

发布时间:2017-07-28 09:16来源:善隆国际专家团队
分享到:

本文转自交易门(微信ID:Tradingmen),作者春晓。交易门聚焦中国金融交易生态圈,专注报道业界个体的职业生涯和人生故事。


2013年12月的一天,巍子走进香港科学园的太平洋咖啡。他要见一位14岁就考入清华的、传说中“量化交易做得很牛”的大师兄——W。

巍子浓眉大眼,穿着套头衫和牛仔裤,戴黑边眼镜,学生味十足。

W衣着朴实,拎了一个边上已经磨破皮的包,随身带了两个手机。其中一只是看上去型号很古老的诺基亚小手机。

从香港取得电子工程学博士学位后,巍子加入一家科技创业公司。他所在团队核心成员十几个人,做出了全世界第一个基于TD-LTE协议的4G手机芯片,并在上海世博会上成功展示。

当时团队的合作方是急于推动4G的中国移动。移动的高层曾抛下话说,如果不是巍子所在团队推动,中国4G时代还要迟两年才到。

巍子打心眼里为自己做的事自豪。

顺境中的公司曾是资本追捧的宠儿。一度,大家都热血澎湃,认为上创业板是板上钉钉的事。但管理层过于急迫,想要通吃整个产业链,团队很快在细节执行出现诸多问题,加上竞争对手迅速追赶,公司资金链很快吃紧。

本来“无限接近于成功”的创业团队开始苦苦挣扎。巍子的事业落入低谷。他琢磨着转型。他想过回高校教书,还研究了一下当时很火的可穿戴装备行业。

就在这节骨眼上,一位朋友找来,说这位做量化交易的清华大师兄,想咨询下系统方面的问题。

巍子在咖啡馆跟W聊得很投缘。听说巍子硕士、博士做信号处理,时间序列分析,现在在创业公司做芯片,对低延时系统经验丰富后,W说:

“我们公司也需要Ph.D,不如我给你一些数据,你看能做出什么模型来?”

量化交易——尤其是程序化交易,要求做的人“两条腿走路”:一方面要懂技术,另一方面也要懂算法。巍子在技术和算法上都算有积累。他掂量了下眼前的这个机会,暗自告诉自己不能错过。

那几天是香港圣诞节假期。巍子拿到W给的数据,熬了两个通宵写程序、做实验,用了信号处理、机器学习等好几种方法对时间序列进行分析,做出好几个模型。巍子又花一个白天的时间,写了几十页长的报告。

巍子想尽快把结果交给W,因为金融数据有时效性。还有,他做事一直比较追求完美主义。“如果人家说我靠谱,那就是对我最高的评价。”

现在回头看,巍子觉得当时写的模型“屁都不是,小儿科得不得了”,但多少能体现他的研究态度。

把问题彻底弄明白

2014年,巍子从香港回到内地,加入W创办的量化交易团队,成为第22号员工。

公司研究团队的同事基本都有博士学位,有的搞过癌症研究,有的曾研究火箭发动机,有的发过Nature/Science,还有海归的教授,但都清一色的低调、谦逊。

巍子打心眼儿佩服W。80年代初,14岁的W以优异的成绩考上清华,毕业后公派到英国读博士。后来,他做过咨询,创办过好几家公司,公司上市或者被上市公司收购。财务自由之后,W在毫无金融背景的情况下,又凭着聪明和悟性玩起了量化交易。当时近50岁的W亲自写程序。

他写的好几个策略到现在都还赚钱。

在巍子眼里,W为人朴实,对手下厚道,有情怀,“特别喜欢聪明的小孩儿”。他说过一句让巍子印象深刻的话:“别的公司的人买不起房,但我们公司的人不能买不起房。”

作为福利和激励机制的一部分,公司设立员工基金,每个正式员工都可购买,让同事们分享公司成长的成果。巍子记得员工基金曾经在很短的时间涨了超过10%,同事们群情激昂。

然而公司也有“原始”的地方。

刚加入团队,巍子吃惊地发现公司还在跑W很多年前用Fortran语言写的策略代码。

“这是历史遗留问题,老板只会Fortran,他的Coding Style非常差,一看就不是写程序出身的。”巍子说。

巍子过去十多年都用C编程,他一边学Fortran,一边把公司所有的策略标准化、整理了一遍。

巍子之前接触金融并不多。刚刚加入公司时,他连什么是“期货”、“期权”都不清楚,一些金融量化群里别人讨论的名词他也看不懂。于是,他会马上Google或百度。有时Google一个名词时,会遇到新的不懂的名词,他就一层层往下钻,直到把问题彻底弄明白。

那段时间巍子每个周末都泡在图书馆。公司马上就要开展期权业务,需要巍子加入。他买了John Hull的《期权、期货及其他衍生产品》来学习。

仗着数理功底还不错,中英文对照看,巍子花两个星期看完了这本“期权圣经”。

巍子在期权组那阵子,公司业绩出现了比较大的回撤。巍子心里着急,用业余时间开始研究期货的模型。随后,他被调到期货组,慢慢开始负责公司的期货团队和相关策略。

2015年股灾期间,巍子主要做日内交易。那几个月,市场微观结构每天变化都很大,巍子像打仗一样忙碌,要随时调整模型,迅速解决模型在实盘中遇到的问题。

7月初的一个早上。中证500的股指期货,由于交易所大幅提高保证金,流动性变得很差,开盘的时候,先一个涨停价,接着一个跌停。“IC(中证500指数期货)波动20%,我脸都吓绿了。”

巍子一看不对,赶紧把策略停掉。“如果做反了,20%就没了。还好那个时候还做对了。”

在股灾动荡的环境下,公司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虽然很累,但巍子很有成就感,也很自豪。

基本面一定要懂

不过巍子很快就对日内交易失去了兴趣。“翻来覆去就那些东西,基于市场微观结构,诸如此类的,也翻不出什么花样。你生成不同模型,顶多是信号点分散点而已。”

寻找突破的巍子开始研究中低频策略。他很快就发现Overfitting无处不在(过度拟合,指在设计一个统计模型时,使用过多参数去拟合数据。一个荒谬的模型只要足够复杂,是可以完美地解释样本内数据,但此类模型对样本外数据解释度极低)。

巍子用时间序列分析的方法,常常找出来看似相关性很高的因子,拿来组合,发现曲线很漂亮,夏普比率达到5或者6。

“当时觉得好happy,结果放实盘一看,怎么就是个随机波动啊。”

巍子开始反思,他发现很多时候统计找出来的因子是“相关”,并不是“因果”。不从因果出发,策略就站不住脚。

“如果你发现昨天上涨了,今天上涨概率大,就做出一个模型,历史数据回测相当好。但其实你只是找出了一个相关性,并不是一个因果。你不知道这个因子什么时候就失效了,因为这类因子本质上是没有逻辑的。”

另外,哪怕是使用样本外的数据,也不是真正的样本外。历史数据来区分样本内、样本外,本来已经暗含了过度拟合。只有真正把这个模型提交了,拿市场的数据跑出来的,这才是真正的“样本外”。

一位做外汇的朋友告诉巍子,自己用3年的数据做回测,机器学习的方法比传统方法好。巍子建议说,那你不妨再往前3年看看?结果再往前3年,果然就很差。

“你怎么保证接下来实盘是过去3年,还是过去6年的行情?”

巍子觉得机器学习在有些领域很好用,比如下围棋。但金融数据很有局限性,样本点不够多,市场信息完全不对称。因此机器学习很难取代主观交易。

2016年很火的那波“黑色行情”(指黑色矿产及相关产品,包括螺纹、热轧、铁矿石、焦炭、焦煤和动力煤等)期间,巍子亲眼见到很多人用深度学习、机器学习方法做出来的策略,前11个月赚了不少钱。

结果11月11日夜盘,国内商品期货上演过山车行情,多个品种短短十几分钟从涨停到跌停。从那天起,之前的长趋势结束,开始出现宽幅震荡。

“趋势跟踪策略最怕这种震荡市,你觉得趋势走出来了,刚开始做多或者空,趋势又回去了。各种Fancy(花哨)的方法做出来的模型,都是在回撤,基本就是狂亏钱。”

价格只是结果,并不是原因。巍子走了很多弯路,慢慢摸索,深深体会到做策略,一定要有逻辑。而逻辑从哪里来?

巍子思考的结果是:基本面。

他说:“我们做期货,但很多人连焦炭、焦煤是什么都不知道。铜锭长什么样没见过。螺纹钢是圆的还是扁的都不知道——在期货大佬眼里,这些人都是韭菜。”

巍子决心打入期货界各个品种大佬的圈子,向他们学习。

这些大佬很多都有现货背景的,有的做螺纹钢,可能就是钢厂出身的,做煤炭的,可能下过井。他们非常了解产业链的逻辑,这正是巍子要补课的。

刚进大佬们的微信群时,谁也不认识巍子。他采取勤发问、砸红包的模式跟大佬们搭讪。大佬们说的东西,他不明白时,就私下去问。

“你一定要会问有价值的问题,而不是白痴问题,否则就是浪费人家的时间。”

有时大佬会说,最近的行情,仿佛跟历史某一段挺像。但是大佬不会做回测,不会做历史上异常情况的分析——这恰好是巍子的强项。

巍子从大佬那里学到基本面的逻辑。这些逻辑又成为他建模的出发点。

拿去年焦炭焦煤那波行情来说。巍子了解到,从9月开始,整个焦炭的库存是零。焦化厂生产出来焦炭,车在门口排队,生产出来就拉走。

“从供求关系来看,产量那么低,需求那么大,现货高高在上,期货还在贴水。期货N个涨停都赶不上现货。那个时候就做多嘛。”

量化只是手段

自从加入团队以来,巍子先做日内,再做日间,先做期权,再做期货,从量化,再到基本面,他的路越走越宽。

巍子不喜欢“量化原教旨主义信徒”,很多做量化的团队,讲起各种理论、模型滔滔不绝。他是实用主义者,他相信赚钱不分三六九等,并不是说量化赚钱就“高级”,手动赚钱就“低级”。

“能用加法赚到钱,我绝对不用乘法,更别说微积分了。”

过去一年多以来,巍子对各种期货品种的基本面,以及它们之间的逻辑越发了解。

产业界大佬给巍子的启发是,要做相对价值,而不是一味地做“做两根均线”(泛指简单技术指标的趋势跟踪类模型)。“你低级的两根均线,还是高级的两根均线,还是Deep learning的两根均线,没有区别。”

比如,因为螺纹钢的原材料就是焦炭和铁矿石。那么与其做它的绝对价值,不如做相对价值。钢厂的利润可以通过焦炭、铁矿石算出来的。利润足够高,肯定很多钢厂都会复产,供应多了,利润自然就会下来。钢厂都亏本,大家没法活了,开始减产,供应少了。首先螺纹钢价格会上涨,螺纹钢上游,铁矿石焦炭需求少了,铁矿石和焦炭价格下跌,螺纹钢利润又起来了。

但这些产业界的大佬也有劣势。他们不会量化的思想,此外交易执行上往往损失很大。

巍子一位业界大佬朋友向他吐槽,说双十一那天晚上自己感觉大盘不太对,赶紧打电话给下单交易员,让给他平掉橡胶的仓位。结果下单交易员下了三个价格,没追上。等到平仓的时候,却平在了跌停板。刚平完,橡胶就开始反弹。

“我就说,这在我这里根本就不是个事,我会很快给你平掉。”

巍子习惯搞清楚现象背后的原因。如果市场猛地拉了一下,那他一定要搞明白是为什么。有一天塑料尾盘最后一分钟砸跌停。他一问,就是因为塑料的基本面非常差,产业大佬出手了。

“但是金融资本不懂这些,就是看着两根均线来做趋势嘛。两根均线说买我就买,买得早就脱离基本面了。产业大佬手上有现货,你期货比我手上的成本高了那么多。那我砸。赚的就是你们这些人的钱。”

在巍子看来,量化从来都只是手段,不是目的。一旦交易的路子越走越宽,巍子就越做越有意思。他觉得,市场上到处都是机会。

逻辑为交易保驾护航

今年2月,我和巍子在深圳吃饭聊天。

巍子穿着牛仔裤、一件印有“Tsinghua 8”(字班)的清华校庆纪念T恤。他说很理解乔布斯的风格,“穿衣服越简单越好,最好不要让我动脑筋想穿什么”。

巍子在深圳请我吃椰子鸡。结果他忙着跟我分享他的交易思考,几个小时下来只吃了几口。

巍子小时候梦想当考古学家,对天文地理历史和国际政治都感兴趣。他一度觉得读博士白白浪费了三年宝贵时光。有时他会想,如果早出来三年,还能赶上早点儿买房。

然而现在巍子体会到了读博士的意义。读博士给他严谨的学术训练,培养他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这让他得以在量化研究和交易的路上走得很稳。

只不过,读博士时做研究是为了发文章,现在则是“实打实”,来不得半点虚的。

“交易员的评判准则很简单——实盘说了算,再天花乱坠,不赚钱的策略就是垃圾。”

巍子读过很多宏观经济学家写的报告,感觉“很不接地气、为了写报告而写报告”。

比如,2017年春节前,央行提高MLF(中期借贷便利)10个基点,春节之后第一天,央行又一口气提升了逆回购和SLF利率(常备借贷便利)。国债期货开始猛跌。巍子听到身边很多声音,包括“中国进入加息周期,理由是为了防止人民币贬值等”。

他认为这些说法缺乏逻辑:“人民币去年年底7的时候你不加,现在稳到了6.8,而且香港离岸人民币比在岸还要贵,你跑去加息稳汇率不是搞笑吗?而且中国天量债务你去加息,旧债怎么办呢?此外十年国债收益率达到3.5以上,债券的价值突显,银行的配置盘就会出来,利率上行空间实在有限。”

巍子还注意到,当时的IRR(升贴水指标)是负的10%。于是,他选择在安全边际最高的时候“杀了进去”。

做决定前,巍子会考虑正方逻辑、反方逻辑,看看自己能不能被说服,再到达自己的逻辑。

巍子强调这种“逻辑分析能力”,这对做策略、做交易,甚至找程序的bug,都至关重要。

这种逻辑分析能力也是上一家创业公司给他最大的锻炼。

那时,一个芯片经常跑了几天几夜挂了。巍子面对着一个黑盒子,得迅速找出挂的原因。

“你首先对这个系统要非常了解,根据症状和当时的场景去判断,概率最高、次高和第三高的原因各是什么。”

经过无数次训练,他最后基本能做到判断出来概率最高的原因,就是实际的原因。

现在做交易也是一样。

有时程序宕掉了,巍子要立即分析,通过蛛丝马迹,找到这是策略、交易系统的问题,还是行情或者交易所的问题?

居安思危

研究生一年级的时候,巍子和同班的男生在水木清华BBS发帖,征人趁十一假期一起去山西玩。从应征的无数ID里,他们挑出了四个像女孩子的ID。巍子的朋友、高频交易员婷姐告诉我:“巍老板水木ID是Solarman,他是前Travel版版大。”

其中一个女孩,后来成为了巍子的太太。

巍子太太现在是国内市政规划领域知名的专家,带几十人的团队,一年飞国内都要飞十几万公里。

讲起太太,巍子很自豪。“她经常上午在一个城市,中午在一个城市,晚上又在另一个城市,我很佩服她。”

交易这行时效性很强,所以今天能做的事,巍子绝对不会拖到明天。在过去两年,巍子从来没有在晚上1点之前睡过觉。这引起了父母的抱怨。所以他会争取早点上床,在床上再做一些阅读和学习。

周末巍子至少要在公司加一天班,另外一天用来陪孩子玩。

他和太太对钱都没有太多的想法。“能住上宽敞的房子,每年带老婆孩子出去玩”就够了。

巍子喜欢交朋友。他有次和量化交易员李奥聊天,两人讨论起交易员的社会价值。他问李奥:

“除了促进少量就业,拉动一些消费,我们的社会价值在哪?”

学环保专业的李奥说,要先解决亲人生计,让孩子衣食无忧,再做我们想做的事,去帮助别人。此外,李奥认为,这行属于少数几个仅存的阶层上升通道,拼的是人品+IQ/EQ+努力,而不是资源+关系。

巍子则琢磨着,以后能做慈善,或者去乡村支教。最近两年,他身上的责任也越来越重。他想尽快把公司走上轨道,上规模。安全垫足够厚,更多的同事成长起来。

巍子认为,只有把公司做大做强,公司的每个人才有希望,才有尊严。“就好像在Renaissance(文艺复兴基金),一个普通的研究员、工程师都受人尊重。要不你一个烂公司,是CEO又怎么样。”

巍子感到很幸运,公司有负责的同事做技术,运营、后勤、数据处理,让他可以安心做自己擅长的事。同事们都想把蛋糕做大,没人勾心斗角。

几年前第一次参加公司的年终总结时,巍子写了一篇发自内心的报告。他写道:

“创业公司,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在顺境中,要居安思危,头脑清醒,逆境中,要同舟共济,众志成城。只要三军用命,将士齐心,公司没有做不好的。”

他居安思危的态度得到老板和几位合伙人的深深赞同。

在交易和研发的路上,多年下来,巍子一直如履薄冰。他尽量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赚钱的时候,不会很兴奋。亏钱的时候,一定要找到原因,解决问题。

巍子从来不怕跟人交流。市场瞬息万变,没有一劳永逸、一直赚钱的策略。巍子觉得有了一个策略,死守着的人是没有前途的。他更看重的是不断产生新想法的能力:

“我们这一行,研发永远是在路上。”

 
 送花

 

 49
 
 扔蛋

 

 9

    善隆国际
2017-07-28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公司优势
荣誉奖项 投资保障
品牌规划 媒体报道
最新活动
交易产品
外汇期货
金属期货
能源期货
指数期货
交易软件
电脑版交易
IOS版交易
安卓版交易
表格下载
APP下载
财经资讯
数据中心
交易动态
交易策略
专家点评
学习中心
基础知识
交易问题
盘面解析
其他问题
交易技巧
关注我们
善隆国际期货交易平台
关注:
Copyright © 2010-2020 善隆国际为您提供国际期货开户,国际期货招商,国际期货加盟代理 风险披露| 免责声明 信管家官网